泠泠泠夏

【这辈子 多半是再写不出什么了】
———沉没湖底欣赏月圆。
http://monai.mobi/chunge/ ←“春哥纯娘们”解密

御医的50种体格检查【一】

这是一篇根据《诊断学》全身体格检查开的脑洞,由我们宿舍四人共同刚了大纲,设定,主要角色,以及最纠结的角色名……

看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纯情清水恋爱巨作啦!当然是肉肉肉肉肉!各种检查各种PLAY的肉!

当然这是看心情写的毕竟自给自足好难噢。

(´・ω・`)其实并没有人跟我一起吃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呼……”


天已大亮。微微日光越过窗棂,点亮原本有些阴暗的房间,却晒不干湿凉之气。屋外果然还是雨声不断,淅淅沥沥的,倒让人愈发烦躁不安。


颜朗清艰难地从床上坐起,喘着粗气努力摆首,试图理顺被噩梦缠扰得一片杂乱的思绪。


自那...

华灯

CP:羊丐 羊丐 羊丐 

不喜千万不要看啊!!!

TO:我亲爱的小棉袜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来,快些跟上啊!”

走在前面的师姐转过身来一个劲地催,可她走得那么急,谁能追上她?师兄们早就一溜烟不知跑哪儿去了,要不是还有人等着自己,只怕一群人早已走散。

可涵渊的脚步却怎么也快不起来。

身后正有人跟着他。

想到这儿,涵渊下意识回头一看,那人依旧在自己身后不远处。哪怕四周人潮涌动,涵渊也知晓,这人的的确确是在跟着自己的。

尚未来得及多看几眼去记住那人的长相,同行伙伴又兴...

【踏雪寻梅】 五

帐内明灯毕毕剥剥地炸出些火花,灯中香油似乎快要燃尽枯竭,而漫漫长夜才将将启幕,谁人又会去管那昏黄灯火?

5b6F5b6X56Gs5oy66IKJ5YiD57uI5LqO5pKR5byA57Sn57yp55qE5aup6IKJ5aSn5Y2K5Z+L5YWl5Y+25qKm5Y2O5L2T5YaF5pe277yM5LuW5bey6aKk5oqW5b6X6L+e5pKR5L2P6Ieq5bex6Lqr5a2Q6YO95pyJ5Lqb5Zuw6Zq+5LqG44CC55u46L6D5LmL5LiL5p6X5ZGo5Y2X5Y206L275p2+5LqG6K645aSa77yM5peg6ZyA6L6b6Ium5b...

【踏雪寻梅】 四

本想待到雨停再离开洛阳,未曾想这雨一下便是两三日。待得叶梦华已觉不能再等而匆匆上路时,却又见头顶三千乌翳渐渐散去,多日不曾露面的骄阳再度探出了身,所谓天公不作美大抵如此。

走走停停,又花了两日才走至虎牢关。不料半个身子都已出了关,又有三五神策军装扮的大汉拦于面前,活生生将他逼回关内。

“下这么大的雨还急着想出关,必定有鬼!”其中一人吼道。

眼看天色不错方才快马兼程,这雨刚入虎牢关时便淅淅沥沥而至,叶梦华又怎能料到?想是这群大爷守关守得无聊了,随便逮个路人便寻起了乐子。

“这位侠士,雨天路滑,何不到营内休息一番,等得雨停了,再赶路也不迟?”另一人走得近,眼见叶梦华生得俊俏,言语也愈发放肆...

【踏雪寻梅】 三

叶梦华醒得并不晚,东方甚至才堪堪泛起鱼肚白,屋内仍只有昏黄烛光,可看向枕侧,早已没了孜亚身影。

不同于夜里那般调情似的躲藏,叶梦华心中明白,那人是真的走了。

叶梦华床上并不是没有过这样的人,前一夜仍共赴巫山,后一日便消失得干干净净,有关于其的记忆就只像春宵一梦,偶尔忆起回味一番也就罢了。

毕竟这些人并不能与他相提并论,不会为他停留,更不可能为他做甚改变。

更何况,那人……不也如此么。

思及此处,叶梦华将头狠狠往被褥中一埋,索性再睡个天昏地暗。


这一睡便到了第二日一早才醒来,平日里的规律作息被屡屡打破让叶梦华有几分气恼,只想找个人好好打上一架,将这几日过度劳累的筋骨好...

【踏雪寻梅】 二

这一觉睡得极沉,叶梦华悠悠转醒时已是第二日正午。吱吱蝉鸣吵得人直发恼,想到昨日沈珺绑着自己要了一次又一次便愈发忿忿,叶梦华也不再懒床,拖着酸痛无比的四肢挪动身子,边动边抽气。

千辛万苦爬起身来,见房中早已备好各种用具,就草草洗漱了一番。刚整装完毕,便见沈珺端着些饭菜进了房门,叶梦华也不客气,接过便动起了手,虽只是粗茶淡饭也吃得不亦乐乎。沈珺端坐于身侧,支颐注视,倏尔开口道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【踏雪寻梅】 一

被狠狠扑倒在织锦床榻上时,叶梦华竟不由自主地长舒了一口气。

自江南一路赶至秦岭,从繁花似锦到枫华如火又复至万花丛中,却只是无尽的赶路与奔波,更别说沿途赏景了。如今身子躺在这温软之处,连日来的旅途劳累似日照薄云,瞬间便消散了去。

万花谷不愧是闻名遐迩的风雅之地,连床铺也舒适得同藏剑山庄不相上下……叶梦华对所遭之事毫不在意,蹭了蹭锦织床被,由衷感叹。

要不是身上那人的手就不曾安分过,叶梦华真恨不得立马睡过去。


“若非有求于我,你是断不会来寻我的。”

沈珺锁上门扉,将自家小屋同那盛夏流景相隔绝,背对着自己身后卸去轻重双剑负手而立的青年人这般说道。

而叶梦华似乎是听到这句话...

爱别离

淮左扬州,古往今来都是一派风流景色。若是来到此处,除却闻名遐迩的七秀坊名动四方之外,舞榭歌肆也是鳞次栉比,更有无数青楼妓馆夜夜笙歌,不知藏了多少韵事、醉了多少英雄。
正如今夜,哪怕不是什么大日子,薄绡轻纱间依旧是一派热闹情景。天字一号房内,座上尊客身着青灰束身道袍,显然是纯阳宫的制式,发髻也是规规矩矩地束起,身子却不老实地埋在美人堆中,左拥右抱,言笑晏晏,显然是这风月场里的老手,浑没有修道之人的模样。
可惜这般香艳场面并未持续太久。不待这道人同美人好好调笑一番,房门便砰然一声被人撞开,一人手持三尺青锋闯入房中。若不是姑娘们都见过些世面,当下定会被惊得跳起,可眼看那破门而入之人是位衣锦佩玉的俊俏公子...

你去过金水的温泉么

时至仲秋,酷热褪去,西风泠泠,落木萧萧。地处中原的金水镇虽不至严寒,却也染上些微寒凉。密林深处的浩气盟营地也难免略显萧瑟,叶落枝黄,人影稀疏,正午的艳阳将这秋日景致照得愈发熠然。

正是这般难入眼的景色中,竟走出两名与这风景格格不入之人。其中一人面如冠玉,眉眼含笑,额前一缕金丝镶玉抹额,身着鹅黄色暗金绣纹外衫,衣襟微敞露出净白胸膛,腰间玉佩相碰发出铮然玉鸣,俨然一副世家公子的模样;另一人广袖流袂,闲庭信步,墨黛长发飞瀑似垂落,素色衣裳如山峦般层层叠叠,离那锦衣公子总是不远不近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眉飞色舞。

“累死大爷我了!”叶茗溱不顾锦衣华贵,甩起袖口顺手便蹭了蹭额头淋漓而下的汗珠,“每个月都要跑这么...

囚鸟•End

木制房门“砰”一声被人撞开时,叶昭华甚至下意识地伸手向早已没有佩剑的腰间探去。看清来人是唐诀后,不由得松口气。
不出意料,唐诀身上血腥味简直熏得人几欲作呕。叶昭华强忍住住胃中翻涌之感,更来不及思考一向稳重的唐诀今夜为何弄出这般大的声响,便从桌边起身相迎。
夜色之中看不清唐诀的表情,略微急促的喘息却显现出他的疲累。叶昭华正欲开口,唐诀便将一物放入他手中。
“这是……”叶昭华盯着手中之物,问。
黑暗中尚不能看个真切,步入月光下便可辨出,那是支长笛。笛身为青玉所制,碧绿凝翠,冰洁沁凉,尾端系有朱红衔丹流苏,端详间光华流转,定是佳品。叶昭华心中一喜,感激般看向唐诀。
见他眼中又燃起了熟悉的光芒,唐诀竟有些不好意...

© 泠泠泠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